【活动快报】台湾的温柔与悲哀:将苦难都作为养分的艰苦年代

2020-05-22 06:55:56编辑:
简中生在讲述中细腻而坚韧的将回忆摊露。   图/六都春秋提供

《本文获六都春秋同意转载》7月13日在好温度。台湾青年基金会举办⟨走进历史长廊,重探「白色恐怖」的记忆--中台湾与转型正义的故事⟩由政治受难者简中生先生主讲,台湾制宪基金会执行长林宜正主持的⟨借放一本书,赔进一辈子-简中生的受难轨迹⟩在深刻的讲述沉沉落幕。一步一脚印走来的多年受难时光,都是血与泪交织出的故事,然而简中生却展现着豁达而幽默的口吻把这段历程谱得鲜明生动,把生活日常点滴都融在这段记忆中。

不明不白的受难路 往事究竟要如何面对?

在被捕后才知道有「台湾独立」这种思想的简中生怎幺会被冠上「台独罪名」?简中生其实也很无奈的表示,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幺!当初十六七岁被带走时,一连疲劳审讯了三天,问了许多简中生听都没有听过的事,甚至在疲劳审讯后被迫供出的「主事者」都并不熟识。一问三不知的情况下,简中生被情治单位放行;就在以为事情大概就告一段落了时,却逃不过命运捉弄而再次被逮捕关押。于是,受难的七年间就辗转在各个政治囚间押房。

简中生在活动中细细说到当年被捕的情况。 图/六都春秋提供

这段莫名其妙踏上的牢狱路,简中生细细数来的各种所见所闻,从身边将要枪决的死刑犯在凌晨翻来覆去的脚镣声,到外派为单位买菜,简先生以一则笑话细数着:忘了买每日必买的两罐米酒,结果白带鱼煮得太腥被长官臭骂一顿的往事,都鉅细靡遗的娓娓道来。看来与我们生活一样普通平常的故事,我们要怎幺想像是在一个极为严峻的社会环境中发生呢?要怎幺用这样轻鬆细腻的眼光把苦痛轻描淡写成人生中掠过的风景呢?

在时代中无人能够倖存 台湾仍在遗绪下挣扎

台湾制宪基金会执行长林宜正在引言时也曝光了自己本身就是白色恐怖受难者家属的身分,用不同的受难角度为这段故事抹上更深一层的色彩。林宜正的祖父林立是白色恐怖时期被枪决的一位医师,父亲因为这样的背景学途受挫,正是这样的家族过往,让林宜正开始明白,在体制之下,所有人都可能是受害者,无一例外。林宜正还语重心长地特别谘询现场的年轻人们:当人民对政治冷漠或沉默之后,就表示默认了将权力拱手交给掌权的极少数人去自行决定人民的命运,这样好吗?台湾人民真的愿意接受这样的命运吗?

主持人林宜正也以受难者家属的身分为这段受难经历提出不同面向的检视角度。 图/六都春秋提供

参与者林楷伦在活动中首先与简中生对谈,并表示对于这段伤痛的过往不仅没有什幺太过严苛的诘难,却充分感受到简中生讲述中的一种坚韧情怀和健壮的生命力;在当年这样的氛围,勇气让我们捱过时间,温柔让我们保存时间,这是台湾共同面对一个困境时反映出的美好,也是悲哀。而另一位社工系的学生高嘉黛表示,参与这样的活动其实就是要藉由了解威权的面貌,珍惜我们得来不易的民主自由;也藉由社工系的背景指出,前辈用这样客观的眼光阐述自己的生命故事,就是已经面对过往的最佳证明,也是真相曙光乍露的希望。

参与者林楷伦与简中生精采对谈。 图/六都春秋提供

简中生针对转型正义提出许多面向的思考,尤其是加害者的追究以及档案的揭露;当年事情的真相如今都还未能知晓来龙去脉,就是因为国家档案的不公开,特别是加害人的身分,隐藏在国家势力背后,仍在牵制着台湾社会的发展。简中生直指若不找出真正的加害者釐清事实,未来这样的悲剧仍会上演,因为我们都没有学会面对。

「台湾人根本就是笨死的。」这句简中生沉痛喊出的话用当年被处决的吴泰安为例,吴泰安自始至终都还相信国民党军法人员告诉他的「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即被五花大绑再矇上眼睛执行枪决做例子;台湾不能继续再陷于被欺瞒的泥淖之中,否则葬送掉的不会只是一部分人的生命,而是整个时代,甚至是往后的未来。

正义,就是一个不堪时代的结束,所有人都必须了解,所有人都必须参与;我们分享同一个空间同一个社会,将要享有的,也应该要是同样幸福的未来,但若没有过去的脉络为我们奠基创造的实力,我们只会再一次摔落到苦境中而不可自拔。

简中生的故事只是一段时间中的一道轨迹,有太多的轨迹都指向一条同样的路途,是甚幺样的路呢?续接的下一场讲座:⟨孤牢里的美丽岛-重塑「美丽岛大审」的真相⟩,让我们共同来展开再一次的生命探索吧!

⟨孤牢里的美丽岛-重塑「美丽岛大审」的真相⟩ 图/六都春秋提供政治受难者简中生先生主讲,台湾制宪基金会执行长林宜正主持的⟨借放一本书,赔进一辈子-简中生的受难轨迹⟩在深刻的讲述沉沉落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